苏州振元复读
助燕园之梦、促紫荆花开

理解——开启学生心灵的钥匙 关于一位“网瘾”学生的个案研究

发表时间:2022-02-28 09:33

一、案主资料:

(一) 案主姓名:李达(化名)     (二) 性别:男

(三) 年龄:十八岁     (四) 学校:苏州市天环中学(化名)高二年级

(五) 籍贯:江苏苏州

二、 主要问题:

(一) 初三时成绩较差,进入高中后第一年成绩中等偏上,高二后学习成绩明显下降,位列班级后十位,而且经常上网聊天、打游戏,案主本人明知这样做是不对的,但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二)案主平时很少与人交流,因成绩较差而感到自卑,渴望得到理解,但总担心别人看不起自己。

   (三) 案主家庭条件比较好,在四年前就配置了一台电脑,最近又添置了一台,因此案主上网的机会比较多。

三、 背景分析:

(一) 家庭背景:父亲是一家私营企业的老板,母亲在苏州南门干个体。家庭条件相当优越。

(二) 个人成长史:案主在上小学时成绩优异,担任过班长,进入初中时曾任班级学习委员,在他读小学五年级那一年,父母双双下岗。为了家庭生计,父亲向亲朋好友借款办了一个小型加工厂,专门为乡镇企业加工塑料袋,当年获纯利三万元,随着时间的推移,利润也越来越高,三年后(也就是他在读初一时)他父亲的加工厂已经在当地小有名气。随着生意的扩大,父母与案主的交流越来越少,对案主的教育也越来越少,发展到案主几天不做回家作业,父母也不过问的地步。由于缺少必要的家庭教育,案主变得贪玩了,初二开始他在一同学的怂涌下第一次走进了网吧,玩起了游戏,从此一发便不可收拾,初三开始成绩急剧下降,当年中考没有达到天环中学的录取分数线,其父母化钱以自费的形式让案主进入了天中。

(三)学校生活:案主高一第一学期成绩还算可以,期未考试中语文、数学、英语三门基础学科的总分位居班级第二十八名,在全年级七百多名学生中也位居前350名,但八门科的总分位居班级后十位,。刚进入高中时,由于对学校的环境还不是很熟悉,老师对他的了解也不是很深,因此对他嗜好上网这一问题没有引起足够重视。高一第二学期开始他加大了上网的力度,成绩也急剧下降,期未考试时三门基础学科的总分位居班级后十位。

四、 个人自述

    通过与案主个别交流,了解了案主的一些基本情况,现把案主关于上网问题的自述归纳如下:

     (一) 我知道上网对自已的学习是不利的,但是我生来是一个不爱与人打交道的人,小的时候我有什么话总是跟自已的父母亲说,但是现在我的父母都很忙,根本没有时间与我交谈。再说我也不知为什么,好象从初二开始我觉得跟他们(案主父母)没什么可谈的,要么不谈,要谈就谈我的学习。有的时候,我怀疑他们是不是变了,除了学习他们对我的其它事情一概不感兴趣,在他们眼里,我似乎是一台读书机器。在初二下学期我的一个要好的同学对我说:我们去打游戏机吧。当时我想我反正没什么事,就跟他去了,这是我第一次踏进游戏机房的门。从此,只要有空我们就会去玩一会儿,学习成绩就是从这时开始下降的。

    (二) 初三上学期期中考试刚过,我和这位好朋友一起去打游戏机。我记得那是星期五的下午刚刚放学的时候,我们以为没事了,所以下课铃声一响,我们就冲出教室直往游戏机房跑,谁知班主任老师突然因事到教室,发现全班就只有我们俩不在,他要求班长找我们,班长对老师说:“不用找了,肯定在**游戏厅。”,果然我们被“老板(学生对班主任的戏称)”从那个游戏机房里揪了出来,老板要我们留在他办公室里,他分别给我们的家长打电话,要我们家长来领我们回去。后来我爸爸来了,把我带了回去,回到家后他把我打了一顿,这是自我懂事起他第一次打我,当时我恨透了老班,都是他,否则我不会挨打的。从那天起,我想反正我已经被你抓到过一次了,干脆破罐子破摔,我想报复,但唯一的办法就是读书不用功,拉掉班级的平均分,让他没面子。

    (三) 进入高中后,有一段时间我也很想克服这一毛病,所以第一学期我很用功,满以为期未考试会考出好一点的成绩,谁知我考了倒数第八名。班主任老师找我谈心,第一次谈心时他给了我很多鼓劢的话,我很感动,心想老师还是看重我的。但事隔一个星期,他把我叫到办公室,我很高兴,因为我这个人生来就渴望被人重视。但是一到办公室,他就问我:“你知道我把你叫来是因为什么吗?”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突然生气地说:“昨天晚上你玩到什么时候?”,我对他说我没出去,他不紧不慢去吐出了一句话:“老毛病又要犯了。”,我很生气,心想这下完了,我在老师心目中的印象肯定是糟透了。从那时起,我感觉到班里的同学也不象刚进校时那样对我友好了,我猜想是老师怕我带坏其它同学而跟他们打了预防针。

    (四) 现在我不知不觉地对网络游戏入迷了,有的时候我真的无法控制住自己,在我做作业时突然会在脑子里浮现出游戏时刺激的场面,甚至我的手会情不自禁地动起来。高一第二学期快结束时我学会了上网聊天,现在我有几个固定的网友,我跟他们都不认识。在我不高兴时,我感觉到最好的办法就是游戏,或者上网与网友聊天,在他们面前发泄我的苦恼,只要一上网,我的心情就特好,因为我现在的打字速度很快,好多人都愿意和我聊,在与他们聊天时我真的无拘无束,而且我的网友都很崇拜我,他们羡慕我打得快,在网络聊天时,我觉得我特行!

五、 我与案主的对白

第一段对白:

老师:你刚才说你想报复,其实我感觉到你是在用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你想想看:你考得好与坏对老师来说有多大影响?他教两个班,你的分数对班级的平均分数所带来的影响其实是很小的,但你个人的损失却是惨重的啊!这一点你有没有考虑过?

案主:我曾经考虑过,但我又实在想不出什么报复的办法,我总不能把老师揍一顿吧?

老师:难道一定要报复吗?其实你原来的班主任一定也是对你很关心的。再说,你的情况也有必要让家长知道呀!你的父母毕竟是你的监护人呀。

案主:现在想来其实我原来的班主任还是不错的。

第二段对白:

老师:你听到高一的班主任说了一句“老毛病又犯了”后,你想没想过跟班主任老师谈一谈,表明一下自己的观点。其实,高一是你“戒网”的最好时机,可惜你错过了。

案主:我觉得与老师没什么好谈的,都是大道理!

老师:你觉得你在网上真的特别开心吗?

案主:是的,至少在网上我不会被别人看不起。当我有心事时,我不敢跟同学和老师说,但我可以与网友无拘无束地谈。说出来你不要生气,我对老师不太信任,他们有时言行不一,而在同学之间我也不敢说,谁知道你今天的要好朋友会不会是老师安插在班级里的“地下党”呢?而在网上,由于谁都不认识,所以不必担心自己的秘密会爆光。

六、 对案主自述与对白的分析;

从案主的自述和案主与老师的对白中不难发现:

    (一) 案主有比较明显的“闭锁心理”,闭锁心理是一种常见的心理现象,

它是少年世界与成人世界相撞击所形成的产物,是走向成熟的一个标志。由于案主的父母第一次发现案主上网并影响学业时采取了不恰当的措施,班主任老师又没有及时做好案主后续教育工作,导致了案主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越陷越深。

    (二) 案主对周围的人缺乏信任感,他甚至怀疑所有的老师,用自己的前途和老师抠气,实际上在他的潜意识里他还在和自己的父母抠气(这或许是第一次他父亲揍他所引起的),这恰恰又是案主不成熟的表现。另一方面,案主渴望得到别人的重视,渴望在同学之间建立起自己的地位,但是由于自己的成绩不如别人而觉得自卑,因此他只能在网上寻找机会,而他在网上正好使他的那种虚荣心理得到满足,因为他有自己的特长:那就是打字速度特快。

    (三)案主现在有轻度的精神分裂现象,在做作业时手会情不自禁地动就是一个说明。但案主的内心仍不服输,至少他至今还想“戒网”,只是他控制不住,因此从他的内心深处渴望有个人帮他。

七、 辅导策略与实施

    本案例并不属于高度稳私,案主本人也愿意接受老师的帮助。因此我采取了交谈、家访和控制的策略。首先与案主一起分析几起网吧事故,从这几个事故中寻找网吧的危害。同时,在班级里有意识地给他表现的机会,使他的虚荣心理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满足。为了克服学生的自卑心理,召开了主题班会《优点大搜索》,并有意识地把他的优点放大,让班级同学接受他,同时唤起他的自信心。

策略的实施:

    解铃还需系铃人,从案主的自白中可以看出问题的最初起因是他的初三班主任和他的父亲。去找他初三时的班主任显然是不合适的,为了真正了解案主,我首先与他的父亲作了一次深谈,谈话中了解到作为家长至今还没有真正了解案主目前的网瘾,他们关心孩子的学习成绩,但对他的成绩又是很不满意的,他们能提供给案主足够的零化钱,而与孩子的交流却是很少的,即使有交谈,也常常是因为父母认为孩子还没长大,观点不成熟而对他的话不予理踩。久而久之,孩子对父母的说教也开始了反感,只要家长一开口问成绩,案主总会很生硬地说:不知道”。我与他父亲说了案主的情况,父亲表示惊讶:他们想不通怎么现在孩子这么多事,认为自己能给孩子的生活一个保障,给孩子一个舒适的生活环境就可以了,至于与孩子象朋友那样交谈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我对家长说要想让你的孩子真正从网吧中走出来,家长 是第一关。首先家长应先与孩子谈一次话,但条件是不涉及到学习。如果有可能的话可以带孩子到公园里谈,因为在公园里比较容易创设一个宽松的谈话环境。

第二步:我找案主谈,首先我充分肯定他的优点。在主题班会《优点大放送》的基础上我列出了案主的十大优点,并在与他交流时有意识地把他客观存在的优点亮给他看,让他感到自己也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他可以象其它任何一个同学那样成为班级的骨干。而且特别把他打字速度快归功于上网机会多,一方面告诉案主上网的时间确实化得偏多了,而且长时间地上网容易导致心理疾病,并举了大量的例子;另一方面我又肯定上网聊天并不是一无是处,关健是我们怎样去对待网吧。通过与案主的交谈,首先从感情上我接纳了案主上网这一事实,而且我并不是对此看得怎么可怕,而是从他上网时练习了打字这一事实,对他作了充分的肯定。在过后的一段时间内,我把有些不是很重要的资料交给他打,让他发挥特长。这样一来,他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受老师欢迎的人。由于老师对他的这一缺点表示了理解、从情感上接纳了他的这一缺点并且从行动上给予了他表现的机会,因此今后的谈话就变得容易一些了。

第三步:我们的第二次谈话是在高二的一次月考过后,大约离第一次谈话二十天左右的时间,在这次考试中他的班级名次是倒数第十八。我觉得案主这样一个“上网瘾君子”能够从倒数第八名上升到倒数第十八名是一个谈话的切入口,于是我找到案主进行了一次对话:

老师:你觉得这次考试怎么样?

案主:很不好。

老师:能否具体说说?

案主:我说不清,反正我觉得我应该好一些。

我知道,在上一次谈话后他去网吧的时间稍微少了一些,如果他对自己这次考试很失望的话,前一次谈话的效果就等于零。于是我首先肯定他所取得的进步,我准备在班级里把他作为表扬对象在全班公开表扬,我把这个打算告诉他时他表现得很兴奋,因为我知道最近他很少受到表扬。我不失时机地问他:你觉得你最值得表扬的地方是什么?他回答说是不是因为我进步了十位,我对他说这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真正的一个原因,你已经战胜了自己。他看着我表示不理解。我对他说:你曾经跟我说过你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其实你不想控制,你想想这二十多天来去网吧的时间你是不是比以前少了?这就是你战胜自我的表现。依我看你完全可以与网吧彻底断绝关系,关健是你想不想。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可以帮你。我可以断定,如果你真的告别了网吧,那么一定可以恢复本来的你。

老师对学生的信任在学生成长的过程中是一贴非常有用的良药,本案的案主正因为有了老师的信任,所以下一阶段的表现就大不同于以前了。

第四步:我与案主的第六次谈话。我们的第六次谈话已是接近期未考试了,前几次谈话的结果令人欣慰。针对案主一时难以彻底戒掉“网瘾”,我与他约法三章,其中有一章便是无论如何不能去网吧,如果有哪一天实在想过把“瘾”了,就到我办公室来上,我保证不干预你,而且为你在父母面前保密,我觉得这是对案主最大的信任和理解。事实证明案主迫于老师对他的关心和理解,他很少来找我,倒是有几次我主动约他到我办公室里上网。期未考试前一个星期的周未,考虑到他可能会对考试有所焦虑,我找他进行了第六次谈话,主要是与他交换一下对期未考试的想法。由于从第一次谈话到第六次谈话只有一个学期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只有期未考试的成绩才最能说明他一个学期的学习情况,因此不出所料案主对这次考试充满了恐惧。怕自己回到上一学期期未的情况。如果真是这样,他便会对自己彻底地失望。在这次谈话中,我主要是以鼓励为主,告诉他成绩并不代表什么,关健的是你战胜了自我,这是你一个学期来的最大收获,不必对期未考试看得很可怕,相信自己能尽量地考好。同时在期未阅卷的过程中,我有意识地把他的成绩抛高一点,以增强他的自信心。

有时一个善意的谎言能给缺乏自信的人以振奋,案主对自已的期未考试成绩表示满意。临近寒假,我有点担心:寒假里他会不会上网吧呢?因为寒假里他不可能从老远的乡下来到我的办公室上网的呀!于是我与他进行了第七次谈话,主要是对他的寒假生活作了布置。同时,我帮他找了一些有益的软件供他在家使用。第二学期开学时家长向我反映:这个寒假是他最认真的一个假期。看来案主有指望彻底戒掉“网瘾”了……

八、结果与反思:

本案例到此远没有结束,在案主毕业前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于是个案进入了跟踪阶段,跟踪时间长达一年,主要是防止案主旧态复萌,但跟踪是在案主不知不觉中进行的,以防案主发现后误解老师对他不信任。跟踪结果表明:高三一年中案主去过网吧两次,但都是去查阅资料的,而且他还把自己查到的资料提供给同学,学习上也比较认真,在高考中本案案主取得了比较好的成绩,被一所省属本科院校录取了。

从本个案的处理中可以看出:作为德育工作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学生的思想工作最关健的是靠理解。在个案的处理过程中,由于老师理解了上网这一事实,接纳了案主过多地恋网这一错误现象,再加上案主渴望表现自己,而老师抓住了这一点并充分地给他机会,又不失时机地对他提出要求,从而使案主在不知不觉中改掉了“网瘾”。因此笔者认为在德育工作中不仅仅靠说教,更重要的要有人情味。要理解学生的错误,要接纳学生的错误,


联系地址: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甪直镇甫澄北路10号附楼          
联系电话:(0512)88998985、赵老师13115108985、陈老师18114646186 联系邮箱:14061851@.qq.com